·病情突然加重、核酸“假陰性”、氣溶膠傳播……權威專家回應關于疫情認識的最新熱點   ·市場監管總局曝光第七批疫情防控期間價格違法典型案件   ·加強疫情科學防控 有序推動復工復產   ·兒童讀物出現果子貍不當表述 出版社:已通知全面下架   ·#市場穩定我守護# 乳企響應“三保”行動:加快恢復產能 保障寶寶口糧不斷供   ·市場監管總局開展口罩質量監督專項抽查:嚴處違法企業   ·全新農建受邀參加2019中國中小企業社會責任報告發布會暨中小企業踐行社會責任論壇   ·知識消費成了維權難題:2019年教育培訓類投訴爆漲92.4%   ·宜家又有麻煩了!馬克杯檢出致癌物全球召回 無需憑證可退貨   ·2019年中國經濟成績單今揭曉 這些看點需關注  
中國質檢 新變革 新成就
當前位置     首頁 > 質量頻道 > 曝光臺 > 正文
中經搜索

前代理商舉報 酒鬼酒陷“甜蜜素風波”

2020年01月14日 07:53   來源:中國青年報   
[]
[字號 ]
[打印本稿]

  前代理商屢次舉報酒鬼酒公司,其間不只有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的謎團,更涉及層層糾葛的利益關系。

  ------------------------------------

  2019年年底,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酒鬼酒供銷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酒鬼酒公司”)遭遇舉報:前代理商石磊稱,2012年向酒鬼酒公司購買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被添加了甜蜜素(環己基氨基磺酸鈉)。隨后,酒鬼酒發出公告,稱從未向54度500ml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雙方各執一詞。湖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公告,湖南省食品質量監督檢驗研究院于2019年12月24日至25日對長株潭市場上銷售的酒鬼酒相關產品進行了專項抽檢。經檢驗,抽檢的30批次酒鬼酒均未檢出甜蜜素,符合標準。而湘西州市場監管局方面就代理商石磊舉報其庫存的近5萬瓶酒品檢出甜蜜素一事,正式作出答復——不予受理。

  1月10日上午,已從北京回到長沙的石磊,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為何舉報

  從“塑化劑”(2012年11月19日,有媒體報道,經檢測,酒鬼酒中的塑化劑含量為1.08mg/kg。受此事件影響,酒鬼酒臨時停牌)到“甜蜜素”,酒鬼酒又一次被卷入風波。

  2019年12月中旬,酒鬼酒公司“54度500ml老酒鬼酒”總代理、北京來今雨軒文化傳播公司(以下簡稱“來今雨軒公司”)法人代表石磊實名舉報稱,其倉庫里封存了5萬瓶酒鬼酒,被檢出添加了“甜蜜素”,“不敢流向市場,酒鬼酒又不肯賠償損失”。

  其公司職員劉慧玲告訴記者,當年進貨的數額高達12萬多瓶,在事發前,該產品已經大量流入市場。她還向記者展示了各類進貨單據等憑證。據石磊介紹,2012年,他名下的來今雨軒公司與酒鬼酒公司簽訂了《買斷產品總代理合同》,由來今雨軒公司代理銷售54度500ml老酒鬼酒,結算價為238.8元/瓶,最低批發價為439元/瓶。

  該項合同約定,酒鬼酒公司向來今雨軒公司提供質量合格且穩定的產品,并保證產品符合國家規定的質量標準。若在銷售中出現酒質問題,酒鬼酒公司應負責跟蹤調查處理。如確因酒鬼酒公司原因導致的質量問題,由酒鬼酒公司負責,由此產生的法律責任、損失及費用由酒鬼酒公司承擔。

  此后,來今雨軒公司向酒鬼酒公司支付了3000萬元酒款,酒鬼酒公司則按238。8元/瓶提供了12萬余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

  2016年4月,來今雨軒公司的分銷商持含有甜蜜素的檢測報告來找公司反映,老酒鬼酒存在非法添加甜蜜素問題,并要求退貨。接到投訴后,來今雨軒公司對經銷商的退貨要求進行協商處理,并多次向權威機構提請檢測;其中兩次將封樣樣品、庫存產品向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申請檢測,一次向國錦(上海)檢測技術有限公司申請檢測。

  石磊出示的3份國內有檢測資質的機構對54度500ml老酒鬼酒的檢測結果,均顯示酒內含有甜蜜素。國錦(上海)檢測技術有限公司2016年5月4日《檢驗報告》顯示,送檢樣品白酒中的甜蜜素測定值為0.384mg/L。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2016年8月3日《檢驗報告》顯示,甜蜜素測定值為0.36mg/kg;該中心2019年8月29日《檢驗報告》顯示,甜蜜素測定值為0.344mg/kg。

  為了證據保全,他還向湖南省長沙市長沙公證處申請公證。公開資料顯示,甜蜜素屬于非營養型合成甜味劑,甜度比白糖高40倍,過量攝入會對人體肝臟、神經系統造成危害。2019年12月26日上午,湘西州市場監督管理局副局長張皓向記者明確回應:白酒中是不能添加甜蜜素的。

  法院判令退貨退款

  石磊稱,在2020年春節前公開舉報此事,是歷時多年走完法律程序后的不得已之舉。他說,與酒鬼酒公司方接觸后,其負責人拒絕了賠償要求,并告知,“可以去打官司”。

  2018年11月13日,湖南省湘西州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來今雨軒公司與酒鬼酒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

  來今雨軒公司請求法院判令酒鬼酒公司就未銷售的125509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接受退貨,返還購酒款2997萬余元,并賠償因其違約造成的損失2512萬余元。該公司聘請的二審訴訟代理人、律師王麗麗表示,要求賠償損失是依據合同,因為“如果沒有質量問題,花巨資購入的酒,肯定會有利潤”。

  酒鬼酒公司當庭表示,愿對來今雨軒公司剩余的2012年生產的老酒鬼酒按238。8元/瓶的價格予以召回,具體以原告實際退回的數量予以結算。

  湘西州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定,來今雨軒提交的兩個檢測機構出具的3份《檢驗報告》是原告單方面委托作出的檢測,亦不能證明樣品即為涉案產品,該院不予采信,判決酒鬼酒公司收到來今雨軒公司退貨后三日內將貨款退還,并駁回來今雨軒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此后在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二審的過程中,來今雨軒公司向法院申請對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進行鑒定,但未獲得支持。

  庭審中,酒鬼酒公司稱,在一審中同意退貨,并非對來今雨軒訴稱產品質量問題的自認,“2012年發生塑化劑事件后,酒鬼酒公司本著對廣大消費者及客戶負責的態度,對于2012年生產的產品,如經銷商存有疑慮,酒鬼酒公司母公司同意采取召回方式予以退貨。2015年9月,來今雨軒公司也向酒鬼酒公司退回了28670瓶涉案產品。酒鬼酒公司母公司同意接受來今雨軒公司的退貨訴求,是塑化劑事件后確定的退貨政策,并非對產品質量問題的自認。”

  201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來今雨軒公司的上訴,維持原判。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來今雨軒公司申請對涉案老酒鬼酒是否含有甜蜜素進行鑒定,“但來今雨軒公司已就該部分產品提出退貨,酒鬼酒公司也已經同意退貨,鑒定已無必要,故對其鑒定申請不予準許”。

  2019年12月13日,石磊接到湘西州中級人民法院來電通知稱酒鬼酒公司申請執行,要求來今雨軒公司退還倉庫內的5萬余瓶酒。隨后,石磊公司的訴訟代理人到湘西州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關于酒鬼酒供銷有限公司無權申請執行的法律意見書》后,強制執行暫緩。

  親密伙伴撕破臉

  記者了解到,來今雨軒公司的實際控制人石磊與酒鬼酒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此前酒鬼酒公司多任負責人都與其合作,策劃、營銷、市場推廣,一些甚至有稱兄道弟的交情。而如今,雙方針尖對麥芒,從產品質量、知識產權到債務糾紛,官司一打就是3起。

  石磊稱,自己原是湖南省湘西州地方媒體的一名記者,后成立廣告公司代理報社的廣告經營。靠著戶外廣告、燈箱、品牌策劃等,石磊的公司每年從酒鬼酒公司進賬百萬元營收。1997年酒鬼酒成功上市。此后,酒鬼酒發展經歷多次波折,但他們一直保持良好合作關系。

  2007年,華孚集團下屬中國糖業酒類集團公司(以下簡稱“中糖集團”)入主酒鬼酒,業績快速增長,而石磊與酒鬼酒的合作也達到頂峰。

  湘西州鳳凰縣出生的石磊是著名畫家黃永玉先生的朋友,酒鬼酒部分產品外觀設計來自黃老的親自設計。中糖集團接手酒鬼酒后,委托石磊牽線讓酒鬼酒與黃老再續前緣。2007年6月,黃永玉與石磊簽訂了《關于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轉讓協議書》。

  隨后,得到黃永玉先生授權的石磊以吉首市石磊文化傳播公司的名義與酒鬼酒展開全方位合作,一方面重新梳理老產品,另一方面請黃老親自設計新款07版52度酒鬼酒產品。產品定型后,黃老將這一知識產權轉讓給吉首市石磊文化傳播公司。石磊與酒鬼酒公司協商,以購買多少套外包裝的方式來換取這一知識產權的使用。雙方合作日趨緊密。出于交情,石磊的公司也在2009年幫酒鬼酒公司定向增發時,承攬一筆千萬元債務。

  眼見酒鬼酒在市場熱銷,石磊公司與酒鬼酒公司商議,恢復原來54度的產品,定名為“老酒鬼酒”,由石磊總經銷。這批石磊投入3000萬元、訂購了12萬多瓶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就是后來爆發“甜蜜素”爭執的來由。可是,隨著震驚全國的“塑化劑”事件爆發,酒鬼酒銷售跌落谷底,大量產品積壓在倉庫和經銷商手中。

  2014年11月,中糧集團入主酒鬼酒。

  石磊透露,新管理層主政酒鬼酒后,采用其生產的外包裝數額逐步降低,這讓他的陶瓷廠(主要為酒鬼酒生產外包裝)難以為繼;而之前的數百萬元外包裝也沒有核算支付。2016年4月,有分銷商持含有甜蜜素的檢測報告來找公司投訴時,他與酒鬼酒的信任就此瓦解。

  2016年8月25日,吉首市石磊文化傳播公司訴至湘西州中級人民法院,要求解除2007年6月28日與酒鬼酒簽訂的《酒鬼酒新版包裝設計知識產權使用權轉讓合同》(以下簡稱《轉讓合同》)及2010年1月簽訂的《轉讓合同補充協議》。該案幾經波折后,目前已上訴到湖南省高院。

  據悉,到2016年、2017年時,石磊方與酒鬼酒先后有知識產權、因含有“甜蜜素”導致的質量糾紛、債權等三起訴訟陸續上演。

  誰來給這批老酒鬼酒一個說法

  2019年12月18日,石磊向湘西州市場監督管理局實名舉報稱,酒鬼酒供銷有限責任公司生產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存在違法添加甜蜜素的問題,懇請有關部門對相關情況進行調查,并依法對酒鬼酒公司作出處罰決定。

  12月26日上午,湘西州市場監督管理局向北京來今雨軒公司送達了“投訴舉報不予受理告知書”。告知書稱:經審查,該舉報訴求已經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根據《食品藥品投訴舉報管理辦法》第12條第二款第(七)項規定,本局經研究決定不予受理。如果不服,可以在60天內向湘西州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復議,六個月內向法院提起訴訟。

  2019年12月25日,酒鬼酒公司董事會秘書李文生接受多家媒體采訪時向記者表示,酒鬼酒公司從來沒有拒絕過對石磊所反映的2012年庫存酒進行檢查。他說,如果確有證據證明有人往這批酒當中添加過甜蜜素,公司將積極配合有關部門徹查。該公司不反對、不拒絕對石磊訴求的產品進行檢查,始終認為應該按照人民法院生效判決和市場監管部門的相關要求執行。

  同日,湖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發布消息稱,對市場上銷售的酒鬼酒相關產品進行了專項抽檢,抽查的30個批次酒鬼酒均未檢出甜蜜素,符合標準。同時發布了近3年湖南省白酒抽檢監測情況,稱:全國各級市場監管部門(含原食品藥品監管部門)于2017-2019年期間,對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白酒抽檢監測總計64批次,全部合格。

  而石磊接受記者采訪時則表示,監管部門的這兩份通報,與他所舉報的事實,基本上毫無關聯。湖南省、湘西州兩級市場監管部門一直未對該公司這批2012年購買的酒鬼酒進行相關檢測。

  其訴訟代理人、律師王麗麗則認為,這一作法明顯有失偏頗。“如果沒有添加甜蜜素,為什么不讓我上市銷售。如果非法添加了甜蜜素,是不是應該追根溯源,追查有多少酒添加了違法物質,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另外,這個酒是不是應該做銷毀處理,而不是直接退回到酒鬼酒公司?”

  中國傳媒大學法律系主任鄭寧在接受央視記者采訪時表示,“如果產品質量有問題,就應該作出相應的處理;如果沒有問題,就應該解封,讓其自由流通。”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洪克非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佟明彪)





精彩圖片




商務進行時
質量專題




2019年挂机网赚 有什么好的网赚项目 国民彩票开户 荣鼎彩开奖 19年网赚app 福缘网赚论坛 中创网赚是骗人的吗 19年自动挂机网赚 极速快乐8 关于网赚知识技术